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

珠璣


不實踐,就不可能得窺智慧之光。別人沒辦法給你,你也沒辦法給別人。只要從你自己覺得最容易處著手,有了開始,你就會覺得沒那麼難,就可以再往前一點。

如果你明瞭自己在整體天命佈局中該扮演的角色,就絕對不會有不足的感覺。任何阻撓、任何情況裡,都不虞匱乏。不覺吃力,只覺安心。

一旦你常保與上天合一,恆常自內心得啟示,就絕不會有一絲疑惑,清楚自己的方向。你成為達成任務所藉助的工具,因此不會有絲毫攫功自居的心情。

靈性人生方是真實的人生;其他的只是虛假幻相。唯有依止上天的人才真正自由自在;唯有依循至高覺光生活的人才有和諧的人生。一切依崇高心念而行的人,就是一股向善的力量。別人所受的影響是不是明顯,並不重要;對結果應當不忮不問不求。只需知道:你做的每件好事、說的每句好話、動的每個正念,都會有好的影響。

得到內心安寧的人這麼少,並不是因為大家試過了得不到,而是因為根本沒有試。

我們這個宇宙裡,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而生的。一切都依照崇高天理而呈現,一切都被天命規範得井然有序。

評判他人不僅對自己無益,還有傷靈性。唯有你啟發別人去評判自己,才是值得做的事。

我已徹知,那種以自我為主的日子,過得完全沒有價值。如果你做的事不能裨益別人,只裨益你自己,就不值得做。

上天之道是非常簡單的道理,就算是小孩子也能懂。真理很簡單 -不過要奉行卻不那麼簡單。因此,不成熟的人就會把真理講得很複雜,然後躲在後面不去實踐。

人類只用了自己實在潛力的九牛一毛。任何人只要覓得耶穌的真理,或別的先知教導的上天即自心,就可以與上天神聖無限的能量接通。

如果你想要教導別人,不論是老是少,一定要從他們理解的層次著手,用他們能懂的話來說。一旦抓住了他們的注意力,就可以儘量給他們程度範圍內的東西。如果你覺察他們的程度已超過了你理解的層次,就向他們學習。因為心靈提昇的步驟是沒有一定的,所以我們都可以互相學習。

人生中有成功也有失敗。願你從成功中得到激勵,從失敗裡增強力量。只要你對上天不失信心,不論遭遇什麼樣的情況你都能順利度過。

你若以情感來看事情,不可能看得清楚;倘若以心靈來覺知體會,你便會明白究竟了。

活在當下,做該做的事。每天,儘自己所能做有益的事,將來必見結果。

每一個人要學的功課很多,要調整的部分也很多。宇宙的定律不會為了個人的方便而更改。人生中的種種都是學習體驗的機會,人類必需學會接受。也正是因為這樣,心靈不成熟的人不可能靠別人來幫你成長。追尋心靈的路上必須自己獨行--但上天會與你同在。

倘若你盡一生的心力來祈禱,那麼其力量大到無邊無際。

就算別人可能會為你遺憾可惜,千萬不要為自己遺憾可惜,因為這樣會扼殺心靈的健康。不論問題有多艱難,認清它是心靈成長的機會,並且善用把握這些機會。

要獲得內心的安寧,不僅要捨掉財物,還必須把這一生都捨出來。到你終於把這一生捨出來的時候--也就是信仰與實際生活一致的時候--你才能開始感覺內心的安寧。 

放下


放下

好了,最後一件,就是放下。第一樣要放下的,是自我欲望。一旦做到這點,就已經找到了內心的安寧。

你們可以從約束小我(卑我)著手。在不好的念頭生起時,轉化它,而不是壓抑它,使你的大我(高我)能取而代之作主導。如果想說壞話或做壞事,停一停,把心念轉到好的事情上。如是用同樣的精力,卻是用在說好話做好事上面,很管用的。

第二樣要放下的,是人我之別。我們總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,從而有人我之分,跟自己有關的事總是加以評判,即使是我們理智上明白,也仍然免不了會非理性的分別。事實上,全人類是一個整體,我們每個人都是裡面的細胞;沒有一個是能單獨存在的。一切都為一體。唯有自其大者而觀之,才能體會什麼叫做「愛鄰人如愛己」,才看到世間理所當然的就只有一條實際的路,就是利益全體眾生。如果只是為了自私的小我,就等於是一個細胞在對抗全體細胞,絕對不可能和諧的。然而,你一旦為全體的福利而努力,就自然而然的與全人類同胞和諧一致,這是一種既輕鬆又祥和的生活。

第三樣要放下的,是對一切的依戀與執著。不論是對物、對地方、還是對人,只要還有依戀與執著,就不會真正的自由自在。利用物質並沒有什麼不對,物應盡其用,此物之所以為物,用之方成器。然而一旦超過了它使用的功能,那就最好打算捨掉不要,或轉讓給用得著的人。所以你已經用不著的東西,卻還捨不掉的話,它就會佔有你。在這物質至上的時代,許多人不是擁有財產,而是為財產所佔有,沒有自由。

在所謂的自由與解放變成時髦名詞之前,我認為我早已自由自在了。首先,我斷掉那些會使意志薄弱的習慣,然後是不再生起含侵略、挑釁的念頭。同時也把一切不要的財物捨去,我覺得,這才是真正的自由與解放。

另外還有一種佔有,就是對人的佔有。不管對方和你的關係多麼親近,一個人不可能擁有任何人。丈夫不擁有妻子,妻子不擁有丈夫,父母也不擁有子女。如果我們認為擁有他人,就會想要支配他們的生活,就會把關係弄得極不和睦。只有明白我們並不擁有他們,他們應當依照自己內心的想法來過日子,我們才不致替他們安排人生,才能與他們和睦相處。一切你想強行控制的事,只會反過來控制你。換言之,如果你想要自由,就須先給別人自由。

這塵世裡一切的關係,未必能持續一世不變。分離乃尋常事,只要好聚好散,懷愛而不懷怨,不僅於心靈無損,或還能助益心靈的成長。

對於這個讓我們暫時棲身的地方,應當感恩,好好享用,在下一站到來時,能夠無傷無痛的離開。在心靈成長的過程裡,常常得一次次連根拔起,也必須結束人生的許多篇章,一直到我們能夠不再留戀任何世間物,直到能夠毫無執著的愛所有的人為止。

最後一樣,是去掉一切負面的心情。這兒我想提其中一種,即使是最善良的人也會有的,就是擔憂。擔憂不是關心,關心促使你盡可能把事做好,而擔憂則是反覆去想不能改變的事,於事無補。

還有一樁對於負面心情的看法,我自己及別人都受益許多,就是:沒有一件外在的東西——不論是人或事——能夠傷害我的內心。我了解到,唯一能傷害我內心的,只有三種情況:自己不當的行為(而這是我可以作主的);自己不當的反應(這點比較不容易,但是仍可以作主);或是自己知而不為,例如目前的世界,就需要我盡棉力。認清這點之後,我心中是多麼的自由自在!我不再傷害自己了。現在就算有人對我做出最惡毒的事,我仍然會對這個心中不平衡、有病的人生出深深的慈悲,我絕不會用怨恨或憤怒這樣錯誤的行為來傷害自己。你的心是否受傷,完全在於你自己。只要你願意,你隨時都可以立刻做到。

這些是我自己得到內心安寧的過程,與你們分享。這些都不是什麼新道理,而是宇宙的真理,我只是把個人親身的體驗用日常口語說出來罷了。天道常存,只要我們遵循天理,所有悖於天理的事都不可能長久,因它其中就含有自行毀滅的種子。每個人的善良本性終將使我們循天理而行。我們的確具有完全的自由意志,也正因此,何時能順天應人而得到自心與外在的和諧,就完全在乎我們自己了。

在這段心靈成長的期間,我冀求明瞭上天對我的旨意,並且奉行。心靈的成長不易獲得,但是值得去下功夫。它要時間,就像世上任何成長都需要時間一樣。如果有一點點進步,就應該欣慰,不要沒有耐性,不耐煩只會阻礙靈性的成長。

將阻礙心靈成長的東西一點一點丟掉,是條比較困難的路子;因為唯有完全放下一切之後,才會得到真正的報酬。比較容易的是立即放下,因為上天的福祐立即隨之而來。在你的生活充滿上天的時候,自然便充滿著上天的祝福,遍及你的一切。

於我,就好像從虛擬的幻境裡逃脫,進入豐饒的實相一般。世人看來我好像放棄了很多;我放棄了累贅的財物,放棄了把時間花在無意義的事上,不再做明知不該做的事,該做的事不再耽延。對我來說,我覺得我得到了好多,包括無價的健康與快樂。

獲得心靈的安寧

在心靈成長的過程裡,會經歷許多高山與深谷。而在奮鬥之中,偶或有如登峰頂的美妙體驗,初乍嚐心靈安寧的滋味。

一旦清晨我在戶外散步,突然這種感覺來了。頃刻間我感覺心靈前所未有的昇華,還記得我知道已沒有時間和空間的存在與限制,只覺一片智慧光明,好似不是走在地上一樣。四周沒有人,沒有動物,但是每株花草樹木都好像籠罩著一圈光環,每樣東西都像發光似的,空中燦爛金光點點,如斜雨透空一般,這類經驗有時稱作啟明期。

此間最重要的不是所產生的現象,而是對萬物一體的體悟。不僅全人類為一體,現在我更明白,所有的生命皆為一體,包括世界上一切動物植物,包括空氣、水及大地本身。而最奧妙的,就是我們與那無所不在、無所不包,賦與一切生命的祂合一不二。我們通稱祂為上天。

自此之後,我再也不會覺得自己與一切是分開相異的了。我能一次次回到那絕美的山巔,一次比一次維持得久,只有偶爾脫離片刻。

也就是這時,我得到了步行朝聖的啟示。當時我坐在個小山頭上,俯瞰新英格蘭的鄉間。之前一天我曾暫離那合一的狀態,是以當晚對上天這麼想著:「如果我能一直保持在合一的狀態的話,好像就能更有用。因為每次脫離,我的力量就弱很多。」

次日破曉醒來,我又回到了心靈的山巔,感受奇妙特殊無比,我知道我再也不會落回谷裡了。我明白掙扎已經結束,我終於已將自己完全的奉獻出來,找到了內心的安寧。這又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點,不會再回到掙扎裡,掙扎期已經結束,因為你是心甘情願的去做該做的事,不是被迫,沒有勉強。

之後,我的心安靜地與上天同處了一會兒。突然有一個念頭打進心坎,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動機,想要開始朝聖,要以這個特別的方式作和平安寧的示範。

我已見到自己一人走在路上,身上穿著這項使命的衣服。還看到一張美國地圖,標著很多大城市,圖上又似有人用臘筆畫了一條曲曲折折的線,從東岸連到西岸,跨越一州又一州,自洛杉磯到紐約。我立即明白我要做什麼了!而這張圖,正是一九五三年我第一趟步行的路線。

自此,我進入了一個嶄新且美妙的世界,我的人生因一個有意義的目的而充實。

然而,進化的過程並不是到此為止。我在這人生的第三階段裡進步了很多,就好像人生拼圖裡中間主要的部分已經拼好,清楚呈現,不會再有變動,只是四周圍還不停在放進新的。邊緣不停在加大,但過程是和諧的。我一直有一種被一切美好包圍的感覺,被愛、安寧和喜悅所包圍。就好像一個保護層,內心不會為外界所動,帶著你通過一切必須的考驗。旁人可能冷眼旁觀,認為你面臨了重大困難,但是內心的力量總會自然湧現,助你輕易就度過難關。似乎不再有難事了,有的只是平靜安詳自在從容,凡事皆不忮不求、順理成章。這是我學到的很重要的一課。如果你的人生與全體生命布局中你所屬的角色一致,並且順天而行,那麼人生便會充實美好,而且絲毫不覺吃力。如果覺得吃力,意謂你目前所做的超過了你份內的事,超過了你在宇宙整體生命中所該做的部分。

如今,活著是為了「付出」而不是為了有所得。在全心全意付出之時,你會發現,就如同「欲得需先捨」的道理一樣,「有捨必有得」,不僅僅有形的物質,即使是健康、快樂、內心安寧這些最珍貴的也都會自然而來。精力源源不絕,像空氣似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,好似通上了宇宙能量的來源一般。

至此,你方真正的作自己的主人。你那臣服於上天的大我,主宰你的身、心、情。(小我(ego)從未真正作主,小我是被希求舒適便利的身體所主導,被有所求的心、被需要舒發的情緒所左右。)

我能對自己的身體說:「躺到這塊水泥地上,睡著。」我的身體就會聽話照作。我也能對我的心說:「心無旁騖,專心做眼前的事。」心也會聽話,我也可以要求我的情緒:「冷靜,即使面臨可怕的亂境,不可動心。」它就能不起伏波動。有位偉大的哲學家曾說:「步伐與別人不一的人,或許是在跟著另外的鼓聲。」現在,你就是在跟著另外的鼓聲:那更崇高的天性,而非低下的自我。

心靈的成長完成後,你就會了解所有的人都同等重要,在世上都賦有各自的使命,也都具有同等的潛能,只是人人處在不同的成長階段。這是真理,因為我們都有自由的意願,具有是否想完成精神與情感成長的自由意願;許多人選擇不要。你也有是否想要開始心靈成長的自由意願。在你覺得完全自願、沒有任何保留的、願意脫離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時,就是心靈開始成長的時候;然而,大部分人選擇不要脫離。不過我自己正是由於這段成長而得到了內心安寧,成為今日和平使者之旅的先前準備階段。

透過神聖天命的眼,可以窺得一切現象的本體,看到創造一切的創造者。那真是個美妙至極的世界!

一九五二年時,我知道該是和平使者踏出步子的時候了。當年,韓戰正如火如荼,麥卡錫年代達到頂峰的那個時代,國會議會認為人人有罪,除非他能證明自己的清白,那時人心惶惑,因此保持冷漠是最安全的。那正是朝聖使者需要邁出去的年代,因為使者的任務就是要喚醒冷漠的人,開始思考。

於是我用所餘最後一點錢,買了傳播信息要用的紙、刻印油紙版,以及第一件背心的材料。雖是我設計的,不過是加州一位女士替我縫製的,背心上的字是一位漆招牌的先生幫我漆上去的。我一穿上,就覺得很棒、很對,馬上衷心接受了它。 (第二章完) 

和平使者之路-3


因此,我開始著手一件有意思的事情,就是「完全恪守我相信的正理來生活」。我沒有奢望自己一次全做到,而是從明知故犯的事下手,快刀斬亂麻立即杜絕。這樣比較容易,拖拖拉拉反會弄得又久又難。另一方面,如果我明知有什麼事該做而未做,就立即行動。實踐與信仰同步是要花點時間的,但是絕對可以。現在,只要我認為一件事是對的,我即付諸實際生活之中,否則就完全無意義了。在我依著自己本具的至高慧光生活之後,就發現智慧亦源源自外而來。就這樣,我一面依循自性覺光生活,一面也開放自心,以接納更多慧光。

第三項預備工作因人而異,因為我們每個人在整體生命佈局中都有其特定的位置,在上天的安排裡,沒有人是完全相同的。上天指引來自每個人的心,只要願意聽就可以聽見。每個人會經由內心指引得到力量,去扮演自己的角色。

上天的法則(天道)可由內得知,也可自外學到。這些道理,世上所有偉大的宗教導師都已告訴了我們;然而上天的指引,卻只能由自心領會。

我們必須以開明的心來領會上天的指引,上蒼絕不會帶我們違反神聖的自然律。如果真有這種負面的指引,可以確定一定不是上天所給的。天道不會因人而異,是否讓人生保持與天道和諧一致,完全在自己。只有順天而行,好運才會臨頭。

我們在這個世間所該做的事,在一出生時就已經定好了,只待我們去認清、去實踐。倘若你還不清楚自己該做什麼,那麼我建議你試試看,以開放接納的心在寂靜中求。我自己以前是在大自然的美景中散步,心境保持沈寂且開放,美好領悟於焉湧現。

從任何你想做的好事開始,來實現此生的使命。即使一開頭事情小得微不足道,但是把這些事放在別的事情的前面。一般世人所汲汲營營的膚淺事物,都不重要。每天早晨我都會想到上天,想著今天我可以做什麼事來為上天的孩子們服務,細審周遭,看看有什麼我可以效勞之處。每一天裡,只要是能力可及的好事,我就儘量去做,同時不忘隨時一句好話和一個微笑。對於非我一人力所能逮的事,我則祈禱。往往,正當的祈求即引生正當的回應。

我一直都熱心過度,想要助人,但亦有人說,如果我都幫忙別人把問題解決了,別人就沒法由解決困難得到心靈成長的收穫。因此我很快又明白,我得保留一些好事給別人來做,讓他們培福。

起初我幫人做些很簡單的事,像是跑跑腿、整理園子、念念書報等等。也曾去老人和重病的人家裡,幫他們克服病痛,也協助過惹事生非的青少年、精神病患,以及生理缺陷和心理缺陷的人,我的出發點純正,得到的效果也不錯,我用的是我所謂的「心靈療法」:引導他們找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然後協助他們去做。也有的人漸漸會過度依賴我,此時我就得設法去除他們這種依賴。

我沒什麼這方面的專長,但是我的愛心足以彌補這些短處。只要生活中充滿了愛,凡事都沒有局限。這生病的世界所迫切需要的藥,就是愛。

我也去給幾個團體當過義工,比如「美國朋友服務團」、「國際婦女和平自由聯盟」和「調解會」等,前後大約十年的時間。

有人知道道理但是不做,甚是可悲。在這個物質至上的年代,我們用金錢和物質這些錯誤的標準去衡量個人的成就,但是那些並不能帶給人快樂和安寧。知而不為的人,必定非常不快樂。

預備工作的第四項,是簡化生活,使內心與外在的需要一致,使精神與物質的需求和諧。這點對我算是相當容易。就在我決心奉獻此生服務人群之後不久,眼見世人還有人連基本生活條件都還不足,我就覺得沒有辦法接受超過我生活必需之外的東西。這一點,促使我將自己的生活條件降到最低的水準。我本以為會很難,以為要費一把勁才能做到,其實大錯特錯。非但不費力,反而感到出奇的平靜喜悅,而使我堅信,多餘的財物是多餘的負擔。

那段日子,我每週開銷只要美金十元,主要花在兩大類上面:六塊半是食物與雜支,三塊半是住。當然我不是說每個人的情況都一樣,你們所需的也許比我所需的多很多,比方你有家庭,你就得要給孩子一個安定的家。但是我真的認為,任何超過必需品(包括非物質方面的必需品)之外的東西都是負擔。你只要擁有它,你就得照顧它!

簡樸生活帶來很大的自在,這自在使我內在與外在的生活協調一致。這種和諧不但對個人有好處,對整個社會也有好處。由於我們過度偏重物質方面的發展,已經把全世界搞到了極度不和諧的地步,甚至連發現了核能,竟還要把它做成核子彈來殺人!這正是因為我內心的進化遙遙不及外在進步的關係。因此,對未來有價值的研究應該針對內心方面、靈性方面,如此才能使我們的內外平衡一致,才能夠更妥善的利用我們現有的外在資源。(待續) 

淨化


淨 化

除了上述四項準備之外,我發現還需要從幾個方面來淨化自己。

第一層最簡單,就是淨化身體。這與我的生活習慣有關。我以前吃的也是一般人吃的典型食物,而今,想到自己以前竟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往自己身體-靈性所寄之殿堂-裡面倒,就覺得恐怖。

我從小並沒有善待自己這個靈魂的殿堂,是後來才改變的。在我發願完全奉獻此生的五年之後,才開始好好照顧身體。五年哪!現在,我吃的大部份是水果、核果、蔬菜、全穀類(有機種植的更佳),偶有一點牛奶和乳酪,這就是我賴以維生的食物。

曾經有段時候我也有依賴咖啡因的習慣,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是來一杯咖啡。有天早晨,剛喝掉那杯咖啡,我坐著瞧著杯子,跟自己說:「你早上就是靠這東西才能振作!我再也不要被咖啡因所左右了,現在就停!」就這麼戒了,再也沒碰過咖啡。也曾想念過幾天,不過,我自己比那杯咖啡還要有力量!

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是一條我奉行的圭臬。可是後來我驚覺:如果我仍舊吃葷的話,就是在違背這條準則。現在起,我絕不殺害任何生命,即使是雞或魚也不殺。就因此我立即斷了葷。

我已多年不吃肉了,包括畜類、魚類或禽類。現在我知道吃肉有害健康,不過當時僅是因為將自己對人類同胞的愛,推及一切生靈同胞,所以不再傷害他們,不再吃他們。

當時我尚不知吃葷亦有傷靈性,我只知道這麼做會與我的原則相違而做不下去。之後我才聽一位醫生說,肉中有毒素,今殘留在身體裡面,這點也是我吃素的原因。既然此身乃靈之所寄,我就應當患於未然才對。

後來又從一位大學教授寫的一本書中得知:用來生產我們所吃肉類所需的土地,是種植農作物所需土地的許多倍。(譯註一)既然我希望上天的孩子們都能免於飢餓,這也是我吃素的另一原因。

當前的難題,是我們還沒學會不再自相殘殺。這是眼前要學的課題,學習共享一切,學習人不要再殺人。至於不殺一切生靈,這功課於大家來說還早了一點兒,但是我們知道該怎麼做的人,就應該儘力循自身最高覺悟而行。

自從我知道白麵粉與白糖有害健康後,就馬上不吃了。在知道口味重的加味食品很不好的時候,我也不吃了。在明白所有加工食物都含有對人體有害的成份後,我也立刻戒了口,甚至絕大部分的自來水都是多種化學劑調成的「綜合飲料」。我建議喝瓶裝水或蒸餾水。

吃什麼東西能滋養身體,我差不多都知道了,因此我非常健康。我享受所吃的東西,然而我是為生而食,不像有的人那樣為食而生。而且我知道什麼時候該停嘴不吃。我不會被吃所奴役。

人也可能吃了一大堆東西之後還覺得餓,那是吃的東西不對。其實,常常吃一大堆不該吃的食物也可能會搞到營養不良。你可以從只吃有益的、完全的食物開始,建立健康的飲食習慣,吃時如我一樣細嚼慢嚥。然後,再用許多有意義的事情填滿生活,滿到幾乎沒空去想吃這件事,把吃變成人生中次要的部分。

在日常的飲食睡眠作息中,我比你們有機會接近大自然。每天我吃飽吸新鮮空氣,曬夠太陽,儘量接觸大自然。我喜愛戶外生活,融入自然之中。只要可能,我會儘量在日暮時就寢,睡足八小時。我的運動就是走路,一邊走一邊甩手臂,這樣就已經是完全的運動了。

你們或許會想,這身體的淨化大概是大家頭一件願意去做的部分吧,然而由我的實際經驗,這反倒是大家最不愛做的一步,因為這意味有些壞習慣要改掉,而壞習慣往往是我們牢牢抓著不肯放手的。

第二層要淨化的是意念。如果你明白意念的力量有多麼大的話,你就絕對不會再升起不好的念頭了。念頭若是正面的,能產生很大趨吉避凶的力量,念頭若是負面的,則真的會致病。我不吃無益的食品,也不動無益的念頭。戒之慎之,無益的念頭會比無益的食物更快毀了你!無益的念頭才是真正該小心提防的東西。

我說個故事,是某人如何受不好的念頭影響的例子。我認識他時,他六十五歲,有所謂慢性病的症狀。我與他談過話後,感覺他人生中有些怨結未解,但一時間尚無從著手幫他,因為我看他和他太太、已長大的小孩以及朋友們都處得還不錯,然而他的怒結一直都在。後來才發現,他心中懷恨的對象是他過世多年的父親,因為當年他父親讓他弟弟受教育,卻沒有讓他讀書。他是個頗理智的人,是以我與他作了長談。由於他是長子,當年在他屆學齡之時,家中非常窮,他父親根本沒有能力供他念書。他下面有好幾個妹妹,其中好像有三個也沒有念書。他弟弟是老么,等到那個時候,他父親已經有點錢可以送他弟弟上學了。他倒沒有嫉妒他弟弟受教育,只是認為自己也應該有這機會。在他很理性的回顧往事,明瞭他父親對這兩個兒子其實已盡了最大的能力之時,他便能夠將對他父親埋藏多年的不平釋出了。所謂的慢性病漸漸消除,健康好轉,終至完全康復。

如果你對任何人心懷一絲一毫的怨恨,或存有任何不寬恕之心,務必儘快去掉它,它傷害的不是別人,而是你自己。先是做好事、說好話是不夠的,還要心存善念,才足以給你的人生帶來祥和。

在那段準備的期間裡,我只是一直在學,還沒有完全找到那真正的我。我對別人很能原諒包容,這點我不是問題,但是卻很不能原諒自己。只要所作所為未達至善,我就會跟自己說:「你應該要更有智慧才對。」直到有一天,我在鏡前梳頭髮,看著自己,我說:「你這自大的傢伙!任何人不懂事你都可以原諒,憑什麼你就自以為比他們懂事呢?你並不比別人強。」

你一定要學會,像原諒他人一樣容易的原諒自己。然後更進一步,把耗在自責上的精力拿來改進自己。也就是在此之後,我才算是開始在靈性上有了一點點進步!因為你惟一能改變的人只有你自己。唯有在自己轉變之後,才可能啟發別人轉變。

讓信念與實際生活一致,著實花了我一段時間,所幸終於達成了。一旦達成,則成長的過程於焉開始,永遠不會停止。就在我依循著自性中至高的智慧而生活之後,更高的智慧便源源不絕而來。

第三層,是淨化欲望。你所求的是什麼呢?是世間的享樂,像是新衣服、新家具或新車?既然你來此一趟的目的,是為了要使自己能與天道和諧一致,與自己在宇宙大藍圖中的角色相符合,那麼你之所求就應該集中在這個方向。將私欲轉成大願非常重要,這樣你才能只求實現上天的意願。只要認清自己在全體生命中的角色,並且實踐,就可以達到私欲與大願合一的境地。到那個時候,又有什麼東西是值得去求的呢?

最後一層,是淨化動機。你做每件事的動機是什麼?如果純粹是貪心,是助長自我、是追求名望,那麼我勸你不要做。不管是什麼事,都不要出於這類動機來做。不過這不太容易,因為我們的行為動機都是很複雜的。至今我還沒看過有人的動機是完全的壞心眼。也許有這種人,不過我還沒碰過。我碰過的人,凡事動機好壞兼有。比如我遇過的一位生意人,他承認他做事的動機不頂高尚,但其中也夾雜著好的在裡頭:為了養家,為他的同胞謀福利。動機是多面的。

有一些團體,研究的是最先進的心靈教育,卻納悶何以一直沒有什收穫與進展。他們的動機是只求自己內心的安寧,當然,這是個自私的動機,存著這種心態是不可能如願的。追求內心安寧的動機必須是兼善天下,也就是服務、奉獻,是捨而不是得。想要所做的事得到好的結果,其動機一定要好。人生的奧祕就在服務與奉獻。

我認識一位不錯的建築師,看得出他是走對了行,但是動機並不正確。他的動機是賺大錢,與同行競富較榮。他拼命工作,累出病來,不久遇到了我。我便讓他做一點點服務工作,再和他談談因服務他人而帶來的喜悅。我知道他只要體會到服務的喜悅之後,就絕不會再回到以前純粹自利的生活去了。其後我們保持聯絡了一陣子。幾年後我順道去看他,他像脫胎換骨似的,簡直都快認不得了。不過仍在做建築師這行。我去時他正在畫圖,指著圖給我看說:「你瞧,我這樣設計,一方面符合業主預算,一方面蓋在這塊地上也會很好看…」他的動機是服務業主。他完全改頭換面,整個人容光煥發,他太太說他的業務蒸蒸日上,遠近的人都來請他設計住宅。

我遇過有些人必須換工作才能改變人生,但是也有更多人只需將動機轉變成服務他人,命即隨心而改。

譯註一:根據美國拯救地球組織之統計,美國農地的六十四%用於生產畜牧所需之飼料,而用於生產蔬菜與水果的農地只佔二%。

每二點三秒地球上就有一個兒童因飢餓或營養不良而死,而美國所生產穀類的百分之七十是用於餵牲口。

每生產一磅牛肉,需流失三點五磅的表土。美國的水井與河流過半數已因畜牧業而污染。(第二章待讀) 

心靈成長-1


放眼世界,仍有許多地方非常貧窮。在同胞們還在挨餓的時候,我卻還擁有這麼多,這一點令我心中日益不安。我心裡明白,自己終需另覓人生的途徑。就在這種極度渴望追求有意義人生的心境下,轉捩點來了。有一晚,我終夜在林間漫步,走到了一片月光籠罩的林間空地上,開始虔心祈禱。


此時,我有一股強烈的意願,想要毫無保留的奉獻此生,來服務他人。我向上天祈求:「請您使喚我!」登時,全身感受到極大的安詳和寧靜。
這是一片無法回頭的轉捩點,一過此點,就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種凡事為自己著想的日子了。


從此,我進入了人生的第二個階段,開始為能給多少而活,而不是為能得多少而活。這是個嶄新且美好的世界。我的生活變得有意義,並且因此得到了世上最大的福氣-健康,不再生病或感冒頭痛。(其實你們知道嗎,絕大多數的病痛是由心理引起的)自那時起,我明白此生是要為和平奉獻-完全的和平,包括國際的和平、群體間的和平、人與人之間的和平,以及最最重要的:每個人心中的和平安寧。然而,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和真正實際去做,還有很大的區別。以我自己來說,中間這一段有十五年的預備期和內心的探索追尋。


踏上這條心靈探索之路後不久,我對於心理學上所謂的「自我」(Ego)與「大我」(Conscience)有了一點體會。此二者,我稱之為「卑我」與「高我」,或是「以自我為中心的本性」與「以上天為中心的本性」。這就好像是有兩個觀點相反的「我」,兩個本性,或兩個意志。


「卑我」凡事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,而「高我」著眼在心和靈的好處。「卑我」視自己為世界的中心,「高我」則視自己只是人類全體裡的一個細胞。在自己被這個「卑我」所主宰的時候,就流於自私,偏重物質;然而只要能依循「高我」的指引,就能看見一切的實相,得到內心的和諧,與人我之間的和諧。


我們的身體、思想、情感都是工具,可以為小我所用,也可以為大我所用。小我雖能以其為工具,但是從來無法完全控制,所以三者之間才會一直產生矛盾掙扎。只有大我才能夠完全控制調伏它們。大我作主之時,也就是獲得內心安寧的時候。在此之前,一部分也可以藉由紀律來約束自己,諸如外在加之於己的規矩、從前的訓練,會儲存在小我的潛意識裡,形成一種規範的能力。亦或是自動自發的約束自己,也就是自律。如果有的事是明知不該做或不想做的,你卻還去做,那麼顯然你是缺乏自律。當然,只靠戒律來規範自己的身、心、情是不行的,我建議根本之道是追求心靈的成長,一面再以自律來約束自己。


在心靈成長的過程中,多多少少都會有內心的衝突與掙扎。我個人的經歷算是一般。那自我中心是個很難纏的對手,拼命頑強的搏鬥以維護它的原貌,狡猾自保,實在不可輕視。它清楚你防禦的弱點在那裡,趁虛便攻擊。這個時候,務必保持虛心警醒,不需去管他人說什麼,只需仔細傾聽自心「高我」的囑咐。


許多宗教都給這個「高我」好聽的名稱,有的稱作內心的靈光,或內住的基督。耶穌所說的「天國就在你心中」,指的顯然就是這「高我」。他處亦有稱之為內心的基督、榮耀的盼望,或內住的聖靈。耶穌被稱作基督,乃是因為他的生命為這崇高的力量所主宰之故。


我每談到個人步向內心安寧的過程時,說的只是大原則,至於其中的步驟與細節則沒有成規,有人快,有人慢,我只是方便解說而已。重點是:步向內心安寧並沒有一定的程序。某人的第一個步驟可能是另一人的最後一步。因此,儘管用你自己覺得簡單容易的方法來開始,等走個幾步之後接下來的就會越來越好走。這階段的心得,我們可以好好分享。也許沒有人像我一樣受到上天感召去步行朝聖,我也沒有要鼓勵你們依樣畫葫蘆。然而,自生活中尋獲和諧的經驗,我們可以來分享參考。同時我也猜想,你們在聽到我的個人經驗後,說不定會發現有的路也是你走過的。


預備期


我想談一談我自己先前預備的要件。第一,是對人生懷抱正確的態度。也就是說,不要再逃避了!不要再活在表面虛幻的泡沫裡。這樣的人有千千萬萬,如此生活,永遠也不可能找到什麼真正有意義的事物。唯有願意認真面對人生,深入生活浮面下去探索,才能發現人生的真理實義。而這正是我們現在在做的。


人的一生總免不了會遇上困難與挫折,關鍵在於你有沒有用有意義的態度來面對。假使你能看見一切的全貌,假使你能知道一切的始末,你就會了解:人生中每一個難題的出現,都有它的作用與目的,沒有一樁不是為了增進你內在的成長而發生的。如果能看清這點,就能明白困難乃機會的化身。如果你不去面對問題,就只有隨波逐流度日。內心的成長,正是要藉著依循自己至高慧光來解決問題而獲得的。再者,像全球裁武以及世界和平等等大家共同的問題,需要大家共同來解決,逃避自己份內責任的人,不可能得到內心的安寧。因此,我們要時時不忘一同思考這些問題,時時一同討論這些問題,努力共謀解決之道。


第二項預備工作是:調整自己的生活,與宇宙的法則(天道)協調一致。造物主不僅創造了世界和生命,也創造了一切運行的規律。物理和心理上的規律,掌理人類的行為。如果我們了解宇宙的法則,順天而行,那麼人生就會和諧;如果違反天道,就會產生困擾麻煩。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。若是因無知而破壞和諧,吃的苦頭或還輕一點;但若是明知故犯,那受的苦就大了。受苦使我們不得不遵循天理。


我明白,有一些道理大家早已耳熟能詳,卻不真明其義,更很少去實踐。然而為了要向內以及向外求得和平安寧,我們一定得做到才行。比方,「唯善方能伏惡」,「唯善法能得善果」,以及「傷害他人,其實所傷的是自己的心靈。」等等。這些道理放諸四海皆準,一定要切實奉行,世界才會完全祥和。(未完待續)

和平使者之路-2


每個人心中都有善的靈光,不管是埋得有多深,然而那才是真正的你。我所謂的「你」 ,究竟指的是什麼?是這皮囊,這身體嗎?不,這不是真正的你。那麼,是那個以自我為主的本性嗎?不,那也不是真正的你。真正的你是那與生俱來的靈光。有人稱它為以上天為主的本性;有人稱它作天賦的自性,內心的天國。印度教說是涅槃;佛教稱為覺者;貴格教派(Quakers)認作內心靈光。另外也有稱之為內心的基督、基督的同在、對榮耀的盼望,或是內住的聖靈。即使是精神學家也有個名詞,叫作「超意識」 。但是這都指的是同一件東西,名稱不同而已。重要的是要記得:它就在你心中! 執著什麼名稱無關緊要,只要你的心能夠向上尋本探源,直到能以那「以上天為主的自性」來觀世界。和這種體驗同時升起的,是與整個宇宙完全合一的感覺,溶入到個人與所有生命完全是一體的安樂愉悅之中:與全人類合一、與地球上所有生物、樹木花草、空氣、水,甚至大地合一。這個以上天為主的本性恆常存在,隨時等著光榮的主導你的人生。這完全由你自己決定,可以由它主導,也可以不讓它影響你。永遠是你自己的選擇! 從所有閱讀的文字裡,從所有接觸的人中間,你只需取其善者而遺其餘。由自己的內心來引導,溯向一切的本源,從而求得指引,獲知真理,要比從書上或別人身上去尋求要好得多,唯有你內心明白「這就是真理,這正是我要的」的時候,才是你自己的體驗。就算是你已閱盡天下書,聽遍所有演講,仍然要細細判斷什麼才是對你有用的。書和人僅僅有啟發作用。除非它喚醒了一絲你內心的覺性,否則是徒勞無功。如果要讀書,就一定要讀很多書,這樣才能接觸各種各樣不同的觀點,而後逐漸形成你自己的看法。 只去想自己這一生之中所有美好的部分,那些艱困不如意的事根本不要去想。忘掉自我,儘所能一心一意為這個世界奉獻。於是,為了這個更重要更偉大的原因,慢慢的把那卑微的自我忘失了,昇華的你於焉出現。那才是你的本來面目。 剛剛說的並不容易做到,不過我可以保證,當你到了心靈之旅的終點,就會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這個努力的過程如同爬山,有峰、有谷,而前頭的山總比這一山要高。 有人問我收不收「徒弟」 。當然不收。追隨他人並不是健康的事,每個人都應該自己成熟。這個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,成長期則因人而異。 你為什麼盯著我看呢?看看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聽我說話呢?聽聽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相信我的話呢?不要相信我,也別相信什麼老師,而寧可相信你自己內心的聲音。那才是你的引導,那才是你的老師。你的老師在心內而不在心外。認識你自己,而不是我! 你可以與我同行,但不要盲目跟隨我。牢牢抓著真理,而不是我的形體。我的身軀不過是個肉體,今天它在這兒,明天就化為烏有。假若你現在依靠我,明天我不在時,你要怎麼辦?唯有依靠上天,不離仁愛,才會更接近我。 求道之路上到處都是陷阱和誘惑,求道人必須與上天同行。我建議,腳踏實地,心念卻需要常存於上,如此才能善善相聚。心心念念於付出,就能敞開自己來接納一切;心心念念在依循自己本具的智慧光明而生活,就能敞開自己接納更多光明。儘量向內求智慧覺光。如果這種接受方式有點困難,那麼就從美麗的花、優美的風景、或音樂、或文字來下手,尋求一點啟示和靈感。不過無論如何,這些自外而得者,總須在內心得到印證,才真正是你的。 一個人之所以會做出卑劣的事,是因為心裡頭生病了;我們對他,應該要像對一個身體有病的人一樣的關懷和慈悲。請記得,除了你自己,沒有任何人能傷害你。如果有人害你,受傷的是他。你不會真正受傷,除非你折磨自己,除非你生氣,除非你以怨報怨。 不成熟是產生種種障礙挫折的因。我認為自己是個致力從因下手來服務人群的人。可惜願意從因下手解決問題的人非常少。相對的,從症狀(果)下手的人卻有千萬倍之多。對於那些想從外在層面著手去除症狀的人,我祝福他們;不過我還是要繼續不斷從內心層次上來斷因。而大多數人之所以會在內心感到痛苦不安,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這些症狀的由來,它的目的和作用。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問題,是不患「為」而患「不為」: 「天下將亡 而我行我素 漫無目標 麻木不仁 日復一日」。 我選擇以正面積極的方法來做我的工作。我從不覺得我是在唱反調,而是在作和諧生活的見證。一般說來,對事情把持正面態度的人,能提出解決之道;而唱反調的人則不然,他們只看著那不對的地方,批判指責,甚至說壞話。當然了,負面的方式對於使用的人是有害無利的,正面的途徑則會有好的結果。你去攻擊惡,會使惡興旺起來。即使它原本微弱無力不成氣候,打擊它恰是給它正當性和力量。如果不但不去打擊,而且更用善去影響它、控制它,不僅惡會漸漸消隱,就是作惡的人也會漸漸改過。正面的方法能啟發人,負面的方法會激怒人。一旦激怒,人往往會以低等的本能來反應,就是暴力和不理智。而受到啟發,人就會以較高等的本性來反應,理性平和。再者,憤怒是一時的,啟示有時能影響終生。 有一個準則,可以依據以判定你的念頭或作法是不是對你有好處,就是:你是不是得到了內心的安寧?如果不是,那麼必有不當之處,就繼續尋覓;如果是,那麼就保而勿失。 從內心找到了和平安寧的人,就可以和他人和平共處。有人渾渾噩噩的過日子、或是想法子逃避人生,都不可能找到內心的安寧。唯有認真面對人生,解決問題,向最深處去探究真理實相,才能得到。切切實實奉行人盡皆知的行為準則,比如「唯善法方得善終」 ,才能得到,內心安寧。放下自我,捨去貪戀執著,去除負面心念及情緒,才能得到內心的安寧。為全體眾生的利益而付出,才能得到內心的安寧。全人類是一個個體,我們都是它身上的細胞;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。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貢獻,自己能從內心知道。但是,只有用無我的心來為全人類奉獻,才能找到內心的安寧。 (第十二章完) 

和平使者之路


曾經有人問我:「和平使者是做什麼的呢?」和平使者乃是為內心與外在的和平祈求與努力;和平使者以愛之道為和平之道,脫離了愛之道,就遠離了和平使者之路;和平使者遵天理而行,以靜默接納的心,尋求上天對人生的指引。和平使者認真生活,解決人生中的問題,並且深入問題去探索真正的涵義。和平使者所追求的不是物質的繁華,而是物質享受的簡化,以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為最終目標。和平使者淨化身體、意念、欲望及動機。和平使者能很快的捨棄自我意志、人我之別,放下貪戀執著,去除所有負面的情緒。

一向以來,徒步朝聖者所依賴的就是堅定的信仰,而沒有任何有形的支援。我不停的走,走到有棲身處才歇腳,走到有東西吃的時候才吃。這些東西一定要別人主動提供才可以,我從來不開口要,然而,就是有人會主動提供食物。

別人送我的東西,我即轉送出去。要得就一定要先捨。讓你整個心就是一個「捨」字。你絕不會給得太多的,同時也會發現,你絕不會只捨而無得。這樣子的生活不是只有聖賢能過,只要我們肯主動為人人付出,如你我這樣的小人物就可以做到的。

身為和平使者,我還有一項使命,就是揭櫫心靈的真理。這是一椿我樂意接受的任務,並不求任何回報。我不須讚美或榮耀,也不須閃爍的金銀,僅僅是很歡喜自己能夠遵循上天的囑咐而活。我有許許多多可以奉獻給大家的,其要者就是依照上天的法則生活。我把通向上天-內心安寧的國土-的密經傳授給大家,免費提供,不收費用。
曾經一度,這個「我」徹底死去,於是得到了內心的安寧。自那時起,便將從前的我完全棄絕,因為沒有任何必要再延續了。過去的我已死,也無須再復活。是以,不用詢問我的種種,只需問我帶來的信息。帶信的人並不重要,無須緬懷,要記得的,是信息的內容。

我是誰?你知不知道我是誰無關緊要。這皮囊不過是一個身無分文的朝聖者,在和平的道上風塵僕僕。反倒是那看不見的部分,才是最最重要的。我靠信仰的力量驅動;究竟智慧的光明沐浴我身;我的精力來自宇宙無窮的能量;這,就是真正的我!

上天以我為工具與媒介,對這件事,我一直懷著一種敬畏之心。我相信,任何人只要能將自己完全託付給上天,都能光榮的為上天所用,並且也能真正的明瞭一些一般人不明白的事。這種情形,別人很可能認為他自以為是。如果是個非常自我中心的人,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,那確是會被人認為自以為是。然而另一種情況是,你內心真正的以上天為主導,因而明白了一些事情,也可能會被不成熟的人叫作自以為是的。

我的願望是努力以求至善圓滿;盡力以求符合上天的旨意;盡量依自己最高的智慧覺性生活。當然,我還不算完美,但是天天在成長。如果我已完美的話,我就應該像上天那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了。幸而,我能夠做我此生該做的事,也知道在整體天命之中,如何做好我該做的部分。我也切實體驗到了依循上天旨意而活的快樂。

一切對我的讚美於我都無增減,因為我隨即將讚美呈給了上天。我因上天賜我走下去的力量而定,因上天賜我生活必需品而活,我因上天要我說而說話。這一切不過是完全的以上天的旨意為自己的意願。我的一生就是為了這個任務而來。這是我的使命,我的天職,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。做別的,我不可能快樂。

當初,我身無分文的開始徒步之旅,離開了洛杉磯,有的只是對上天的信心,相信祂會賜給我一切所需。雖然我從來未要求什麼,但是一路上祂總為我提供一切。就這樣的,我不曾祈求一樣東西,卻不虞匱乏。

我有信心上天會眷顧我,上天也的確滿我所需。儘管從不知道晚上要睡那裡,下一餐什麼時候吃、吃什麼,我也從來沒有不安全的感覺。在一個人有心靈上的保障時,就不再需要什麼物質上的保障。我大概比什麼人都還有安全感。當然,大家認為我是窮中之窮,我卻知道我是富中之富。我有健康、快樂,還有內心的安寧。這些東西,就算是億萬富翁也買不到。

我工作的心情是很輕鬆愉快的。我見萬物都美好,我遇見的每一個人也都美好,因為我在一切之中都看見上天。我清楚自己在全體生命佈局中的角色,開心歡喜的過日子,而得到安詳。我明白眾生與我一體,上天與我也是一體。我的快樂盈溢,成為對眾人與萬物的愛心和付出。

如何得到智慧之光?我直接向光的源頭去尋覓,而不是它的反射。同時也依循自己具有的至上光明本性而生活,因此又能接受更多的慧光照耀。光是否來自源頭,你是不可能錯認的,因為它是完全的包容了解,可以闡釋,可以討論。我向能夠接受它的人建議這個方式。而那些智慧足夠、能將接收到的至高慧光立即在生活中實踐的人,更是有莫大的福氣!

可向外求得者,好比知識。知識衍生道理,道理的力量很少能強到變成行動。反之,由對外的接觸再由內心得到印證者,或是直接從內心覺知者(也就是我的方式),則如智慧。智慧通向覺悟,所以能立即付諸實行。

我待人的方法是:不會懲罰,不發命令,也不定規距。天賦予我的工作是打開真理的門,讓人自己去思考,把人從冷漠麻火昏昧中喚醒,讓他們自己去尋找那原本就存在於內心中的安寧。這就是我能力所及的範圍,再多也無能為力了。此外的,就交給更高層次的力量了。

所謂信仰,是相信你的感官尚未能體驗的、你的心智尚不能理解的事物,但是這已經從別的地方接觸,而且接受。信仰談之容易,去實踐則是另一回事。對我而言,信仰的意義是:人可以隨著自己的意願主動接近上天,而眷顧(Grace)的意義是:上天一直都在照護人,不曾遠離。我一直保持不離上天與天命,這對我是非常重要的。

一向以來,人需要以物質的累積來掩飾心靈的貧瘠。如果心靈開始充盈,物質就顯得不太重要了。然而若要心靈充實,唯有放棄對物質的欲望,追求靈性。只要我們對物質還有欲望,那麼所得到的也就只有物質,心靈仍舊空虛。

那些已經放下了自我且替天行道的人,能完成我們看來不可能的事,而他們並沒有什麼自我的成就感。現在我明瞭,自己乃是這無限宇宙的一部分,與別的靈魂、或與上天同為一體,無二無別。虛幻的自我已死,真我控制這個皮囊,用它為上天服務。

自從我開始這生涯之後,頭髮就逐漸轉為銀白色。我朋友都覺得我瘋了,一句鼓勵的話都沒有。他們覺得我這麼走,遲早會把自己的老命走掉。不過他們沒有影響到我,我勇往直前做我該做的事。他們不知道,因為有了這內心的寧靜,我覺得我好像接上了宇宙能量的源頭,永不枯竭。面對企圖改變我,要我妥協的壓力時,我不會動搖。我以愛心告訴這些好意的朋友,人生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路,每個人都可以依照內心的意願自由作選擇。一條是已經踏得很平坦的路,能滿足世俗的欲望,取悅感官,但是是條走不出去的死胡同。另外有一條少有人行的小徑,需要淨化與放下,那是通向不為人知的心靈幸福。(待續)

每個人心中都有善的靈光,不管是埋得有多深,然而那才是真正的你。我所謂的「你」,究竟指的是什麼?是這皮囊,這身體嗎?不,這不是真正的你。那麼,是那個以自我為主的本性嗎?不,那也不是真正的你。真正的你是那與生俱來的靈光。有人稱它為以上天為主的本性;有人稱它作天賦的自性,內心的天國。印度教說是涅槃;佛教稱為覺者;貴格教派(Quakers)認作內心靈光。另外也有稱之為內心的基督、基督的同在、對榮耀的盼望,或是內住的聖靈。即使是精神學家也有個名詞,叫作「超意識」。但是這都指的是同一件東西,名稱不同而已。重要的是要記得:它就在你心中!
執著什麼名稱無關緊要,只要你的心能夠向上尋本探源,直到能以那「以上天為主的自性」來觀世界。和這種體驗同時升起的,是與整個宇宙完全合一的感覺,溶入到個人與所有生命完全是一體的安樂愉悅之中:與全人類合一、與地球上所有生物、樹木花草、空氣、水,甚至大地合一。這個以上天為主的本性恆常存在,隨時等待著,榮耀的引導你的人生。這完全由你自己決定,可以由它引導,也可以不讓它影響你。永遠是你自己的選擇!

從所有閱讀的文字裡,從所有接觸的人中間,你只需取其善者而遺其餘。由自己的內心來引導,溯向一切的本元,從而求得指引,獲知真理,要比從書上或別人身上去尋求要好得多。唯有你內心明白「這就是真理。這正是我要的」的時候,才是你自己的體驗。就算是你已閱盡天下書,聽遍所有演講,仍然要細細判斷什麼才是對你有用的。書和人僅僅有啟發作用。除非它喚醒了一絲你內心的覺性,否則是徒勞無功。如果要讀書,就一定要讀很多書,這樣才能接觸各種各樣不同的觀點,而後逐漸形成你自己的看法。

只去想自己這一生之中所有美好的部分,那些艱困不如意的事根本不要去想。忘掉自我,儘所能一心一意為這個世界奉獻。於是,為了這個更重要更偉大的原因,慢慢的把那卑微的自我忘失了,昇華的你於焉出現。那才是你的本來面目。

剛剛說的並不容易做到,不過我可以保證,當你到了心靈之旅的終點,就會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這個努力的過程如同爬山,有峰、有谷,而前頭的山總比這一山要高。
有人問我收不收「徒弟」。當然不收。追隨他人並不是健康的事,每個人都應該自己成熟。這個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,成長期則因人而異。

你為什麼盯著我看呢?看看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聽我說話呢?聽聽你自己就好。你為什麼相信我的話呢?不要相信我,也別相信什麼老師,而寧可相信你自己內心的聲音。那才是你的引導,那才是你的老師。你的老師在心內而不在心外。認識你自己,而不是我!

你可以與我同行,但不要盲目跟隨我。牢牢抓著真理,而不是我的形體。我的身軀不過是個肉體,今天它在這兒,明天就化為烏有。假若你現在依靠我,明天我不在時,你要怎麼辦?唯有依靠上天,不離仁愛,才會更接近我。

求道之路到處都是陷阱和誘惑,求道人必須與上天同行。我建議,腳踏實地,心念卻需要常存於上天,如此才能善善相聚。心心念念於付出,就能敞開自己未接納一切;心心念念在依循自己本具的智慧光明而生活,就能敞開自己接納更多光明。儘量向內求智慧覺光。如果這種接受方式有點困難,那麼就從美麗的花、優美的風景、或音樂、或文字來下手,尋求一點啟示和靈感。不過無論如何,這些自外而得者,總須在內心得到印證,才真正是你的。

一個人之所以會做出卑劣的事,是因為心生病了;對待這樣的人,應該要像對一個身體有病的人一樣的關懷和慈悲。請記得,除了你自己,沒有任何能傷害你。如果有人傷害你,真正受傷的是他自己。你不會真正受傷,除非你折磨自己,除非你生氣,除非你以怨報怨。

不成熟是產生種種障礙挫折的原因。我認為自己是個致力從因下手來服務人群的人。可惜願意從因下手解決問題的人非常少。相對的,從症狀(果)下手的人卻有千萬倍之多。對於那些想從外在層面著手去除症狀的人,我祝福他們;不過我還是要繼續不斷從內心層次上來斷因。而大多數人之所以會在內心感到痛苦不寧,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這些症狀的由來、目的和作用。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問題,是不患「為」而患「不為」:

「天下將亡 而我行我素 漫無目標 麻不不仁 日復一日」
我選擇以正面積極的方法來做我的工作。我從不覺得我是在唱反調,而是在作和諧生活的見證。一般說來,對事情把持正面態度的人,能提出解決之道;而唱反調的人則不然,他們只看著那不對的地方,批判指責,甚至說壞話。當然負面的方式對於使用的人是有害無利的,正面的途徑則會有好的結果。你去攻擊惡,會使惡興旺起來。即使它原本微弱無力不成氣候,打擊它恰是給它正當性和力量。如果不但不去打擊,而且更用善去影響它、控制它,不僅惡會漸漸消隱,就是作惡的人也會漸漸改過。正面的方法能啟發人,負面的方法會激怒人。一旦激怒,人往往會以低等的本能來反應,就是暴力和不理智。而受到啟發,人就會以較高等的本性來反應,理性平和。再者,憤怒是一時的,啟示有時能影響終生。

有一個準則,可依據以判定你的念頭或作法是不是對你有好處,就是:你是不是得到了內心的安寧?如果不是,那麼必有不當之處,就繼續尋覓;如果是,那麼就保而勿失。

從內心找到了和平安寧的人,就可以和他人和平共處。有人渾渾噩噩的過日子、或是想法子逃避人生,這樣做是不可能找到內心的安寧。唯有認真面對人生,解決問題,向最深處去探究真理實相,才能得到。切切實實奉行人盡皆知的行為準則,比如「唯善法方得善終」,才能得到,內心安寧。放下自我,捨去貪戀執著,去除負面心念及情緒,才能得到內心的安寧。為全體眾生的利益而付出,才能得到內心的安寧。全人類是一個個體,我們都是它身上的細胞;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。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貢獻,自己能從內心知道。但是,只有用無我的心來為全人類奉獻,才能找到內心的安寧。
第十二章完